首页 新闻中心 时政 独家 县区 小记者 教育 医疗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车 冰雪网 数字报刊 清水社区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张垣发现

张佩纶谪戍会泽(之三)马江之战

2020-05-18 09:53:48  来源:会泽县资讯网

  

  [名人与会泽]

  ◎金姝

  晚清名臣张佩纶,字幼樵,号篑斋,又号言如、赞思。安徽按察使张印塘之子,祖籍直隶丰润县齐家坨人(今河北唐山丰润)。清道光二十八年(1848年)十一月二十四日生于杭州,光绪二十九年(1903年)二月四日卒。

  张佩纶天赋异禀,年少成才。清同治九年(1870年),进京应顺天乡试,中举人;次年会试联捷,再中二甲进士,授翰林院侍讲,会办闽海事务钦差大臣。其人才学傲视同侪,引世人瞩目;以“清流”建言、弹劾大臣闻名,与张之洞并称“北派二巨子”。著《涧于集》《涧于日记》《管子注》等,内容极富史料价值。是李鸿章的女婿,也是民国响当当的才女张爱玲的祖父。

  纠弹官员,只是张佩纶工作的一部分。他的视野远不止于此,上到外交国防,下至民生都在其关注之中。1

  19世纪70年代,西方列强先后向帝国主义阶段过渡,为争夺原料产地,进而扩大市场倾销商品,加紧对外侵略扩张,掀起了夺取殖民地的高潮。

  风雨飘摇的晚清,成为列强觊觎和瓜分的对象。日本不断侵略和蚕食朝鲜和台湾;俄国威胁侵占新疆;英国侵扰云南和西藏。正如康有为所言:“俄北瞰、英西瞰、法南瞰、日东眈,处四强邻之中而为中国,岌岌哉!”

  边疆危机日烈,“清流”们以家国为己任,时刻关注国家安危这一重大问题。清光绪五年(1879年),日本吞并琉球,直逼台湾。张佩纶多次上书,在《请密定东征之策以靖外服》和《保小捍边当谋自强折》中建言:“亚洲同壤,我得之则门户益严,敌据之则肘腋为患”;“驭敌之策,虽无伐之力,当有伐之心,虽无伐之心,当有伐之势。”主张强兵,以实力基础对日本实施政治、军事压力,主动御敌。基本奠定了张佩纶对外积极防御、以战保和的外交和国防观点。

  张佩纶预见法国侵占越南后进而觊觎中国,清帝国将面临严重威胁。为此,他连上奏章十数折,主张抗法。

  期间,他与陈宝琛联袂上奏,二人详细分析敌我之优劣,其一,法兵远道而来,疲惫而不习水土;法兵成分复杂,战斗力不强;越南人民痛恨法军。其二,中国本土作战,便于运兵筹饷;中国经营洋务二十余载,有一定船炮可恃;刘永福可奇制法军。其三,德法世仇,法有后顾之忧。张佩纶还提议由左宗棠临粤以镇三边,集水师以加强海防,采取水军直趋顺化,陆军夹攻河内的作战方略。

  张佩纶始终坚持“和”必以“战”为前提,“臣之意则谓即欲和,亦须赶紧设防。防军强一分,敌焰必减一分矣;防饷惜一分,兵费转加一分矣。”只有戒备充分、士气旺盛,才能压制住敌人的气焰。然而,其建议并未得到清廷采纳。

  自光绪九年(1883年)年底开战,翌年,清帝国连失城池,红河三角洲的全部重要城市均被法军占领。

  前线失利,主战派和主和派的论争空前加剧。张佩纶反对妥协退让,力主加强军备,主动出击,以战促和的思想和战略虽未得到朝廷采用,但亦产生了很大影响。就连那些经历过太平天国的统兵大员,对张佩纶的奏折亦是啧啧称奇。其对战略、敌我、兵势、谋略、战守等精准扼要,细致周详的分析,获“知兵”之誉。朝廷虽未用其谋,但肯定他的才干。

  清光绪十年(1884年),35岁的张佩纶出任总理衙门大臣,成为该衙门最年轻的大臣,任职一个半月后,即推动恭亲王设立海防股。2

  当中法战争的战火即将烧到福建时,突显闽防空虚。主战、主和各派势力把目光投向了张佩纶,举棋未定的慈禧亦以为张佩纶值得期待。

  史料显示:是年四月十四日,上谕命:“翰林院侍讲学士张佩纶著会办福建海疆事宜,准其专折奏事。”张佩纶擢为会办闽海事务钦差大臣,尽管没有任何军事防御和实战经验,他仍被推到闽防的前台。

  张佩纶认为“书生初当(挡)巨寇,必以亲临前敌为第一义”,一抵闽任,便晤见当地,了解兵情。对闽浙总督何璟、巡抚张兆栋的不作为甚感失望;张佩伦亲临前线视察布防情形,同时奏请将分防于各省的福州船政局所造舰船抽调回闽,统一聚合会操,一面向李鸿章等催调援兵。

  五月二十一日,法方发出通牒:要求清政府退出越南北圻并索赔巨额军费二百五十兆法郎,限七日内答复。

  次日,慈禧召见醇亲王和军机大臣,确定撤兵但拒绝赔款之策。与此同时,两艘法舰驶入闽江,张佩纶请示和战,总署回复:“当向法领事告知中法并未失好,彼此均各谨守条约,切勿生衅。该国兵轮勿再进口,以免百姓生疑。”

  二十五日,法舰队司令乘“益士弼”舰进入闽江,张佩纶请示是否采取行动。主政醇亲王和军机大臣们束手无策。两天后,清廷派曾国荃为全权大臣,与法使谈判条约。总署大臣周家楣电张佩纶:“醇邸属阁下珍重,勿蹈险。”

  随着中法和谈的断续进行,威胁马尾的法十一艘舰船陆续进入闽江。张佩纶“拟塞河,而旨不允”,李鸿章从天津急电张佩纶,“阻河动手,害及各国,切勿孟浪”。

  为继续维持和谈、避免“轻开战衅”,朝廷命令不准先行开战。为此,张佩纶上《防护船局并省防情形折》,痛陈软弱退让之危害。随着中法和谈决裂的可能性日趋增大,张佩纶请求朝廷在和谈破裂之前“幸先示闽,后绝法”。

  马江海战一触即发,局势堪危。

  法军的炮口直抵家门,朝廷除了不能打的命令外,束手无策。张佩纶亲率海陆清军与法军对峙……3

  八月二十三日下午二时,法军向中国舰船发起攻击,中法战争之马江海战(亦称马尾之战)爆发。大清十余艘战舰或遭重创,或被击沉,造船基地瞬间被毁,清军伤亡惨重……

  八月三十日,张佩伦上《水师失利自请逮问折》,痛心自责:“明不足以料敌,材不足以治军”;致将士折损,兵舰毁沉;“臣目击情形,实为酸痛。”请求朝廷治罪。另一方面,又激愤难抑:“彼可横行,我多顾虑,彼能约从,我少近援……卒至寇增援断,久顿兵疲。”他认为“牵于洋例,不能先发”,是导致清军惨败的重要原因。

  数日后,张又上奏折:“臣本书生,未知兵要。惟目睹闽事危急,事先既不敢取巧避难,事后更不敢诿咎卸责。”承认自己缺乏军事作战方面经验,但既被委以重职,就应殚心竭力、鞠躬尽瘁。

  书生将兵,清史上成功者也不乏其人,在太平天国运动中涌现的曾国藩、左宗棠、李鸿章、胡林翼、罗泽南等人皆为书生。

  曾国藩初涉兵戎,知绿营兵不堪重用,另起炉灶,招募湘勇,埋头衡阳练兵。头一仗却是靖港惨败,投水自尽被救。好在曾国藩还有机会,可以东山再起;而张佩纶则远没有那么幸运,只一战,就结束了其政治生命。

  张佩纶的雄心不能力挽狂澜,战略上的远见和独身蹈险的勇魄亦未能弥补其不谙兵机的短处;庙堂摇摆,同僚分心;武备不齐,人心未定;仓促上阵,要战不允,要援不应;大厦将倾,一介书生岂能独力支撑。

  马尾之战,大清如困病的巨兽又被撕裂了一道伤口,环伺的群狼在血腥的刺激下更加跃跃欲试,张佩纶也从人生的辉煌跌入谷底。

  马江海战失败后,清廷派钦差大臣左宗棠前往调查。左奏报:“张佩纶才识夙优,勇于任事,以文学侍从之臣初涉军事,阅历未深……未能审察情势,将我兵轮分布要隘,遂致全被轰沉,是调度失宜。张佩纶出驻马尾,身临前敌,不避艰险,及师船被毁,本志不遂;”“其咎无可辞而心尚可悯”,既经革去三品卿衔,建议请旨交部议处,以示薄惩。

  然而,福建官场和闽籍京官、弹官不准备放过他,“愆尤从集,诟诋沸传”;张佩纶成了举措失当、临阵脱逃的小丑,时人讥为“马谡”。这时候朝廷需要一个替罪羊,张佩纶也认命了这个替罪羊,自此不辨一词。

  马江海战兵败,成了张佩纶人生拐点。

  同年十二月十二日,上谕令:“张佩纶著即行革职,尚有被参之案,即著来京听候查办。”

  不久被褫夺职衔,遣戍察哈尔察罕陀罗海(会泽)。(未完待续)

  (版权所有转载必究)

责任编辑:杨舒帆
会泽日报官方
微信“张小全儿”
会泽县资讯网
官方微博
【会泽县资讯网版权声明 】

1.本网(会泽县资讯网)稿件下“稿件来源”项标注为“会泽县资讯网”、“会泽日报”、“会泽晚报”的,根据协议,其文字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会泽县资讯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,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“稿件来源:会泽县资讯网”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2.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。联系电话:0313-2051987。